财富归宿篇

把钱捐给你信任的机构

财经网 2012-12-04 00:00:00

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、秘书长徐永光11月30日在中国公益论坛上表示,慈善捐款一定是自愿的,你有捐与不捐的权利,有选择把钱捐给哪个机构的权利。

“你有一个权利是你能够选择我把钱捐给谁,或者不捐给谁,你完全可以把钱捐给你信任的机构,不信任就别捐款不就完了,”徐永光如是说。

另外,徐永光表示,人们有选择捐款怎么用和拿到捐赠发票的权利。

以下为文字实录:

主持人谈到关于慈善捐赠这些面出现了一些波折,慈善机构的公信力受到了很大的置疑。我觉得一个方面是慈善机构的问题,其实另一个方面也是我们社会需要有一个清醒的意识,需要有一种理性的意识,如果社会的意识好了,实际上你可以倒逼这些慈善机构的改革,倒逼他们的透明,倒逼这些慈善机构的公信力的提升。我想捐款分两个方面,一个是个人捐款,一个是企业捐款,或者是富人捐款。首先,任何的捐款它一定是基于自愿因为慈善是个人行为,是一个很私人化的行为,它是个人的选择,交税是强制性的,慈善捐款一定是自愿的。这里面又分两个方面,对于个人来说,你要了解你的权利,对于富人来讲,你在捐款的时候你最重要的是需要注重专业化,要注重资金使用的效果,同时富人捐款方面还是需要更好的政策支持。

从个人角度来讲,你能不能把你的捐款的事情办好,而通过你能够做好来让慈善机构也能做好。那么,个人捐款你有什么权利呢?你是不是了解要用好你的权利呢?我觉得对于个人来讲,这个当然也适用企业,你有六个权利了解不了解?第一个权利,你有捐与不捐的权利,因为捐款是你自愿的选择,不捐也是你的权利。第二个权利,你有选择把钱捐给哪个机构的权利,而不是要求你捐给谁,你只能捐给谁,如果要求把钱都捐给那个机构,那个机构还需要透明吗,反正政府下文件,钱必须捐给谁,最后不透明也没有办法了。所以,你有一个权利是你能够选择我把钱捐给谁,或者不捐给谁,你完全可以把钱捐给你信任的机构,不信任就别捐款就完了。第三、你有选择你的捐款怎么用的权利,用在什么方面的选择,是由你决定的,是由你选择的。第四个权利,你有要求拿到捐赠发票的权利,在座的个人捐款有几位拿到过捐赠发票了,你这个权利其实自愿就放弃了,因为有了捐赠发票,你可以税前扣除,你有享受免税资格的权利,个人捐款在你的工资的30%以内是可以税前扣除的。第六个权利,你有对慈善机构进行监督的权利,慈善机构要把你的钱怎么用,应该给你有回馈。假如我们的个人能够很好的运用你自己的权利,那也不用再去说,你们说别人了,你先说自己,把自己做好。慈善组织透明和不透明这扇门的钥匙掌握在公众的手里,公众完全可以用好自己的权利,用脚投票,你不信任走开就完了,不要支持他,这是讲个人。

对于企业来讲,就是要注重你的专业化,你的慈善资源的使用效率,这里面我还是要讲一些具体的案例,否则你不知道我说这个话的意思是什么?比如说,最近两个富豪的捐款我觉得都碰到了麻烦,两个都是福建的,一个是曹德旺先生,捐福耀玻璃35亿到以他父亲命名的一个家族基金会,河仁基金会,实际上中国的税务免税只允许在企业利润的12%以内可以税前扣除,中国的税法没有说你的捐款都可以税前捐,税前捐只有一点点,大部分是税后捐。曹德旺先生把35亿基金转移到和仁基金会,目前给他一个特别照顾是在5年之内要补缴税款6.72亿,这已经是特殊照顾了,否则现在就得交税。实际上是可以不这么处理的,但是另外一个福建的富豪陈发树成立了一个小的基金会一个亿,同时在人民大会堂宣布要捐83亿的股权给这个基金会,新华都基金会。结果我深信陈发树现任是真实的,是真诚的,是诚心的,而且对陈发树,对曹德旺我是发自内心的敬佩。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,这些富人从过去是一文不明的穷人,也就是经过他们20多年的奋斗成了大富翁,而且一出手近10个亿的捐款,非常了不起。陈发树83亿没有转移到基金会,现在媒体今年开始骂他,说陈发树诺而不捐,说陈发树是不捐,我觉得这有一点过分。陈发树说我如果把83亿捐过去,我得补税20亿,当然补不起。但是,实际上中国有法律,中国的《信托法》里面的第六章是公益信托,可以把这个捐赠的财产放在一个公益信托里面,现在不需要转移财产到基金会,这个公益信托是不可撤销的,它的收益永远归基金会,你就可以按照税收优惠最大化的原则来逐步的转移这个财产。转移的多,基金会马上用的多,转移的少,你的公益信托的盘子可以把它滚大。这样的话,运作起来就会非常的顺当,而且对你的专业化的要求也可以逐步提升。否则的话,是很麻烦的。曹德旺35亿的资产到了基金会,那么这个基金会就成了上市公司的大股东,你还要管上市公司,一旦如果是市场不好,股票跌了,那是公共资产缩水,这很麻烦,基金会的资产是公共资产,风险很大。还有按照我们现在的制度,基金会每年的支出不得少于上年资产余额的8%,35亿的资产意味着每年的支出要将近3个亿,你3个亿的支出实际上对一个专业化的要求,能力的挑战是很严峻的,而且你资产会缩水,你一年有3个亿的收益吗?这样你就卖股票支出,卖股票指触,最后基金会越来越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