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富归宿篇

富人慈善:有则、有力、有方

2010-05-16 00:00:00

——在“中华慈善百人论坛—富人慈善之道”的总结发言


我基本同意振耀对今天这个论坛的看法,他说“成功了”!这个评价高了点。我的评价是:比较成功。虽然在准备过程中还有不少分歧和不确定的东西,但说今天论坛的成功起码有两条:第一条,中华慈善思想圈有了一个对话形式,我认为这是个中华慈善的思想圈;第二条,两岸三地慈善界进行了很好的交流。像香港健民谈到了,香港由于公民社会的影响,平民慈善非常发达,香港的公益慈善组织在公共服务当中有比较高的地位。香港还有欧美风格,我们的差距比较大。大陆和台湾在公益慈善体制发展方面,或者说在民间组织发展方面差距大约在二、三十年,尽管我们的思想没有落后二三十年,但体制现状应该是这样。

明修提了一个非常高的目标,他提出了中华文化现代化的慈善观,还提出“中华慈善百人论坛”要“为万世开太平”,这个调子非常高。我要把调子拉下来。我个人的看法,“中国慈善百人论坛”作为华人慈善圈或华人慈善思想圈的高端论坛,它最主要的功能是借鉴华人世界先进的慈善理念和创新的经验,借助华人慈善思想界的力量,引领推动中国大陆慈善事业的发展。今天的主题是引领大陆富人慈善的发展,进而推动大陆慈善体制的改革和转型。大家可以有不同意见,但我就是本着这么一个愿望来参与这个论坛的。所以我的总结就毫不客气地回到了大陆。

大陆富人慈善目前发展的状态和我们的体制紧密相关。我们这次讨论的主题原定“富人慈善有道”,现在变成了“富人慈善之道”。到底是什么道?大家讨论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这叫聚财有道;回馈社会,是散财有道。到底怎么定义“道”,蛮复杂的。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说不清楚;“大道无形”,看不见;“道法自然”,“存在的就是合理的”……。依我看,富人慈善的道,大概有两层意思,一个是现实的,中国的富人慈善现状之道,一个是理想的“富人慈善有道”。

我想谈谈“富人慈善有道”的问题,用三个“有”来解释何为“有道”。一是“富人慈善有则”,不是杨团所说责任的责,是原则的则,规则的则;第二“富人慈善有力”;第三“富人慈善有方”。

我们经常看到各种“慈善排行榜”,说某个富人去年捐了十亿,十几亿。我看到这个东西就要问:这十个亿捐给谁了?能给我看发票吗?因为我相信一些人是把钱捐给了政府。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事业捐赠法》规定,只有在发生重大自然灾害的时候,政府才可以接受捐款,只是接受,不是劝募。在没有发生自然灾害的时候,给政府送钱,有权钱交易的嫌疑。可能捐出来一个亿,换来政府给他优惠政策的价值可能远远超过一个亿。这样的一个权钱交易的行为,既破坏市场规则、造成不平等竞争,同时也破坏慈善规则。它是对慈善的一种玷污,是无则、无道的。

江永雄先生今天特别讲慈善是发自内心的需要,是受心的指引。明修讲到了宗教,做慈善实际上是走一条接近上帝的朝圣之路,完全是受心的趋使。但现在我们非常普遍地存在“被捐款”、“被慈善”,是被动的,强制性的,强行摊派。前几年有些地方刮“慈善风暴”,政府按企业的营业额规定捐款比例。一个县级市一下子募集十个亿。今年初,陕西省府谷县四套班子把当地老板请来喝酒,有很多是煤炭老板,一个晚上拿到捐款13亿,全部划入县财政,公开宣布的。中国有一个词叫苛捐杂税,用到这些地方最贴切不过了。政府的权利是依法收税,现在有的地方把慈善变了第二税源。一个朋友发来一篇文章,《苛捐猛于虎》。民政部老部长崔乃夫当时针对“慈善风暴”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这么一句话:“这是对慈善事业的破坏”!我前一段在《中国社会报》引用了崔部长这句话,崔部长让朱传一老师给我打电话,“你告诉永光,他引用了我这句话,我很高兴”。他说慈善体制改革的讨论应该深入下去。在捐款摊派风盛行的时候,我们看到有网友发表意见,“对慈善感到厌恶”。这不是真慈善,是变味的东西,背离了慈善的本质。

慈善的本质是在心的趋使下的自觉行为。作为个人是心的趋使,对于社会来讲,应还慈善民间本性。官办慈善可以说是政府公益,那就是政府行为。民间慈善需要正本清源,净化土壤,否则中国大陆的慈善发展问题会越来越多,后果不堪设想。

关于“有则”的问题,我非常同意金锦萍教授的意见:富人做慈善是他的社会责任,但属于自我担当的社会责任,并非强制性的社会责任。我们现在本末倒置了。在企业社会责任中,慈善捐款本来最多排到第五位,甚至第六位。很简单嘛,首先你要给社会提供好的产品,不要搞三聚氰氨;你要维护员工的权益和股东的权益;你不要毁坏环境;要依法纳税。这些对于企业是强制性的社会责任。我们现在恰恰把非强制性的慈善捐款推到前面。什么叫“为富有仁”?不是以他是否捐款来衡量的,首先要用前面这四条来衡量他是不是“为富有仁”。如果前面没有做到,他来捐款做慈善,这不叫慈善,叫伪善。以上是关于“富人慈善有则”。

第二“富人慈善有力”。卡耐基120年前在《财富的福音》里批评当时一些富人,他说富人给穷人大把撒钱的慈善是养懒,与其说是做好事,不如说是罪恶,如果这样做还不如把95%的钱撒入大海。他当时提出慈善捐款应该用于提高穷人改变他们命运的能力。不久前一个美国富人后代,美国印刷大王的第五代孙唐纳雷(音)来找我,他说中国的富人一定不要走美国富人慈善的弯路。我问什么叫弯路?他说不能搞那种布施式的慈善,要进行慈善创新,社会创新。就是说120年前卡内基已经讲清楚的问题,今天美国人仍认为还没有解决,还没有做好。我们中国慈善刚刚起步,对于富人要进行教育,富人需要学习怎么做慈善。

看看孟加拉尤诺斯乡村银行的例子。上世纪70年代,尤诺斯教授创造的小额贷款扶贫模式,得到了福特基金会80万美元的资助,这80万美元帮助尤诺斯创立了乡村银行。乡村银行让孟加拉四百万穷人通过小额贷款改变了生活,现在小额贷款扶贫模式已经在全世界70多个国家推行,包括中国。区区80万美元的捐款成为改变世界的投资。

现在中国的很多富人还只愿意做那种满足一时快感的慈善。当然他拿自己的钱去布施是他的权利,我在一篇文章中说,我们无权干涉,但觉得太可惜了。中国从2004年开始有了《基金会管理条例》,有了这个《条例》,富人从过去只能写捐款支票,到可以自己办慈善机构,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。中国的非公益基金会,五年来从零到846家,今年年底数量有可能超过公募基金会,发展非常快。非公募基金会作为一种制度,作为一种新型慈善机构形式给富人做慈善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平台。像卢德之董事长现在变成了卢德之理事长。他做一个企业,对社会的贡献很有局限性,但是他做基金会,把钱投入社会创新,可能会改变某一个领域的发展状态,解决某一个重要的社会问题。就如今天上午白岩松希望的,非公募基金会应该做成专业化,个性化,关注某一个社会问题,做专做透。有了这样的制度安排,富人可以通过基金会进行社会创新,提高慈善资金的使用效率,那么富人慈善就有力量了。

第三“富人慈善有方”。今天好多人提到“花钱难”。王石在做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会长以后也说“花钱比赚钱难得多”。富人做慈善不要以为那是很简单的事。很多富人以为,这么难赚的钱我都能赚,花钱还不会花?所以就出现了花了很多钱还挨骂的事。捐款几十个亿还被质疑,问题出在哪里呢?要承认做慈善是需要有专业,需要有管理的。这就是“富人慈善有方”的意思。

上个月《南方都市报》邀请我做《岭南大讲堂》,讲“名人捐赠”。我说讲名人捐赠,讲章子怡就算了吧。他们说你可以借题发挥嘛。我就去讲了。演讲文字见报时,编辑编了一个很好的标题,叫《现代慈善是一种文化,更是一种文明》。即慈善文化扎根在人心,慈善文明需要制度来构建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很多“慈善行为”既没有文化,也缺少文明。对于大陆慈善界来讲,需要借鉴香港、台湾的经验。在慈善事业发展的交流上没有文化障碍,没有文化鸿沟。我相信通过这样的交流,对大陆慈善事业的发展一定会带来非常好的启示。

下一次论坛是否讨论大陆的慈善体制,这是非常迫切的议题。中国政府已经提出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的目标,地方政府推动力度很大。深圳要建一个大楼,拿出三万平米给社会组织免费办公。政府在积极推动,但是我们传统的慈善体制还是死水一潭,内无动力,外无压力。我希望下一次论坛应该讨论大陆慈善体制的改革和转型。